載入程式圖片

零收入的三轮车夫

零收入的三轮车夫

2021-07-05 20:29:48 
2506816

2506816


收藏

有故事的人

谢亚仁·63岁·槟城人·三轮车夫
谢亚仁·63岁·槟城人·三轮车夫

谢亚仁·63岁·槟城人·三轮车夫

过去的人喜欢这样的教导孩子:“不读书,以后踩三轮车!”

踩三轮车的确被人看不起,但收入却未必低到哪里去。

我指的是过去30年的槟城三轮车夫,若是更早以前,踩三轮车肯定是无一技之长者在无法可施之下从事的低收入事业。

当了30年三轮车夫。
当了30年三轮车夫。

我原本是散工,成为三轮车夫之后,尝到了比当散工更高收入的甜头。

三轮车夫的工作自由自在,喜欢的话就在三轮车站排队候客,不想工作就在五脚基与同行一起吹水。

告诉你,三轮车夫很节俭,你不会看到三轮车夫在咖啡店里聚众吹水。

三轮车夫会多懂一些外语。以我这个没有进过学校读书的人来说,也懂得讲几句英语。

今天的槟城人不坐三轮车。
今天的槟城人不坐三轮车。

在我入行之初,槟城人已不再乘三轮车。说实在的,现在的三轮车收费高,乘德士可能比乘三轮车便宜。

一趟游车河收费几十令吉,只有游客才愿意上我的三轮车。如果多懂几种外语,即使有一句没一句的问答也好,可为三轮车夫赚更多的钱。

比如,聊天之后获游客同意光顾金店、土产店,或去参观展览馆,也会有一些佣金,不然,哪有赚佣金和贴士的机会。

盖上胶布,可以躲在三轮车内睡觉。
盖上胶布,可以躲在三轮车内睡觉。

偶尔运气好遇到大方的洋游客,可能收到以10令吉计的贴士,甚至收到美金也不奇怪。

可惜的是,人们一直以歧视的眼光看待三轮车夫,搞到没有女人嫁给我。

还好,即使没有妻儿,家里的后辈经常会给我零用钱,特别是在目前游客消失一年多的冠病疫情时刻,来自亲戚的经济支持使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。

游客消失,众多三轮车夫零收入。
游客消失,众多三轮车夫零收入。

我的一些三轮车夫朋友可惨了,不要说没亲戚给零用,根本无家可归,晚上不是睡在五脚基便是睡在三轮车上,搞到腰酸背痛。

踩三轮车的绝大多数是老人,大家老来陷入零收入窘态,疫情中的日子过得很惨。

无论如何,槟城社会充满爱心,我每天回到三轮车站,午餐和晚餐时间到了会有人送上免费食物,让我心里暖洋洋的。

好心人布施食物。
好心人布施食物。

作者 : 周新才

文章来源 :
星洲日报 2021-07-05



【免责声明】
星洲网促请读者、网民与观众,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,营造理性交流环境;任何人身攻击、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、诽谤与造谣等留言,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Archives